蔣揚欽哲旺波(略傳)

—- 洛熱彭措編撰 / 白馬拉姆敬譯

本智輪涅大樂明點惟空性 性空不動自明任運無有滅

智力悲憫上師具德赫如嘎 無二等故三世無變常讚美

chuancheng01

蔣揚欽哲旺波略記

第一章 外傳記

降生與聞法 蔣揚欽哲旺波,又名白瑪沃薩多昂林巴。正如阿道·粱仁波切、仁欽林巴、多傑林巴、阿裡班禪、登頓多傑等大師在許多掘藏文集中授記的那樣,欽哲旺波於藏曆第十四勝生周鐵龍(庚辰)年六月五日,在種種祥瑞徵兆的伴隨中,誕生在康區德格土司轄區的登龍·帝郭村的夏季牧場邊,一座叫“大鵬岩”的 山下。父親是德格土司秘書長,名叫仁欽旺嘉,系年氏種族。母親是索摩家族的女兒,名叫索朗措。從小,尊者只要在心中想起,智慧怙主六臂瑪哈嘎拉與護密艾嘎 紮紀(一髻佛母)兩位護法就會百般愛護他。年幼時,尊者便開始復蘇一位大乘種姓者的智慧,能依稀回想起許多生世以前的事情。他很嚮往出家生活。無可匹敵的 智慧和辯才使他輕而易舉地學好藏文讀寫,九歲就進入宗薩寺,遵守寺規,參加法會,住在祖輩留下的僧舍中。十二歲,被大堪布塔澤·祥壩根嘎丹真認定為埃旺大堪布塔澤囊卡奇美的轉世活佛,賜名為“蔣揚欽哲旺波·根嘎丹畢堅贊壩絨波”。從那時候開始,人們便尊稱他為“塔澤活佛”或者“夏仲”。 尊者悲心無邊,故而變化無限。他回想起自己曾身為古印度的妙吉祥友、毗瑪米劄(無垢友)、金剛鈴尊者、班智達郭塔耶畢洛珠(無量門慧)、班智達瑙吉仁欽(林中寶),西藏的赤松德贊大王、古茹確旺大師、璋·丹 巴嘉維炯奈、阿裡班禪、熱瓊多昭、道博壩、傑尊劄巴堅贊、大成就者唐東傑布、遍智龍欽巴、五世達賴、持明吉美林巴等許多生世之本生。掘藏法金剛授記清楚地 記載了,佛子確珠嘉波的化身僅掘藏大師就有十三代,第一代是松傑喇嘛,第十二代是秋傑林巴,第十三代即是欽哲旺波。廣傳的“掘藏群臣圍繞五大掘藏王”中,第五位掘藏王多昂林巴就是欽哲旺波。詳情可見《自傳本生願文》。 尊者十六歲時,一日,在一個岩穴中入睡片刻,突然傳來一聲巨大的“德”字 聲,為此他仿佛昏過去一會兒。醒來時,真實見到與文殊菩薩沒有分別的妙吉祥友大師,並且獲得加持。從此,尊者對於聽過或看過的法本,有了過目不忘,精通一 切詞義的無限智慧。二十歲,他輾轉前往藏區西部,下榻俄爾寺塔澤喇嘛府中。二十一歲,從依鄔金敏珠林寺的堪布仁真桑波,取得比丘戒。同時,從依薩迦派多傑 仁欽等大師學習了大乘廣行派和深觀派發心。從依塔澤大堪布求得勝樂和喜金剛法門。從依敏林赤欽·晉美松傑根嘎,求得索派傳承的《清淨金剛》法門及《持明心滴》。從依協慶·晉美土道朗嘉,求得《幻化文武百尊》灌頂。從而奠定了密宗戒律之根本。 他 徹底放下身為活佛的地位、高貴種姓及豪門子弟的驕傲,兩次徒步朝聖前後藏聖地。(此尊如此歷經艱辛,苦行磨煉的故事有很多。)他以極大的熱情和精進,從師 前藏、後藏和康區一帶的金剛持上師、善知識和精通五明的大學者,共一百五十多名上師,通透學習工藝學、醫學、聲律學、量理學等五明學科及所屬分支學科,嫺 熟掌握了以《律儀》、《俱舍論》、《中觀》、《般若》為代表的邏輯學課程。聞習了寧瑪派經藏、新舊噶當、薩迦、俄爾巴、察巴,噶舉崗倉派、直貢、道龍、竹 巴、覺囊、夏魯、波董等,依然流傳在雪域藏地,具有不敗的法脈傳承的藏傳佛教各教派全部灌頂、傳承,以及《幻化網密藏》、《時輪》、《勝樂》、《喜金 剛》、《密集金剛》等密續與經典,以及《甘珠爾》、《甯瑪續部》和《丹珠爾》中部分有傳承的章節。在十三年的學習生涯裡,他潛心致學,遍學西藏各教派論典 及經傳共約七百多卷。(詳情可見《大聞法錄》。) 他眾覽經卷,即便有著過目不忘、深通要義的智慧,卻從來不會輕視任何一種法門。蔣袞洛珠塔耶曾這樣描述他:“所聞之法,他會進一步熟悉和掌握,從不置於聞而不思,思而不修。因此他妙具慧眼,精通各派見、行與教義要點,熟悉各教派純正的傳承風格,詳細而又毫不混淆。這是當今世界,無論尊卑貴賤、優劣愚智,任何人都難以媲美的特點。” 實踐佛法 二十四歲時,尊者首先閉關修持了薩迦俄爾巴派傳承的《喜金剛根本念修》,《事續三聖合修》,《行續·毗盧遮那現證佛》、《瑜伽部·金剛界佛》、《瑜伽部同分續·普 明》為代表的許多續部法門,並陸續修持了新舊掘藏法中詳略寂猛等各種蓮花生大師密意成就法,大悲觀世音法類,《大集經》,《幻化靜猛百佛》,八大法行之十 九種法門為代表的甯瑪派法門,等等。尊者前後累計閉關十三年之久,嚴謹修持了新舊續部中的無數本尊。他還前往前藏、後藏和康區各大聖山靜地誦修本尊,舉行 會供,觀修本尊成就法中的生起和圓滿次第。 四 十歲左右,尊者就一直住在寺裡,大部分時間用來禁門修持無數的本尊。(詳細情況可見《大傳記》。)觀修道果法、那若空行母圓滿次第是尊者每天必修的功課。 他閉關三年,逐一修持了以傑尊卓秋的《百種教授》為主的精邃教授,把甯瑪派的《三類心識部》、《法界部耳續金剛橋》、《毗瑪心滴》、《空行心滴》,掘藏法 《龍欽心髓》為主的甚深教授作為修持重點。 在尊者所有聞習過的法門中,沒有一種不經過他一次觀修的法門。他的覺受與證悟日益增長。以下摘錄的故事正好印證了他的成就。 有一次,尊者在衛藏地方嘉桑秋沃山的“壽水谷”修持長壽儀軌,碗中突然降滿了長壽甘露水。朝拜雅隆的澤曲本巴時也出現了同樣的奇兆。 朝拜五珍寶莊嚴的拉薩大昭寺釋迦牟尼佛像時,有幾顆舍利子自然落在尊者手中。 在八邦寺為康珠活佛等人傳黑色忿怒空行灌頂時,灌頂所依的顱器燙得無法觸摸。 在桑日康瑪寺朝拜斷行法祖師瑪姬拉尊雕像時,瑪姬拉尊面露微笑,身體動搖,令在場的人們感覺到地震般的晃動。 巴珠仁波切在紮溪卡的瑪摩通平地建成六字真言石刻長牆時,請仁波切開光加持。仁波切說:“那麼十五日設好供台吧”。於是在那一日尊者從宗薩寺作意向觀修,開光的花如天雨般降落在十萬瑪尼石牆上,在場許多人看見了,尋得花雨作為信物。 尊者日常保存的長壽甘露酒,不但夏不陳腐,冬不結冰,酒液還會從瓶子的中部向上翻湧。如此這般,顯示的種種神通是眾所周知的事實。 有 善緣的弟子第一次拜見尊者時,看到的卻是蓮花生、唐東傑布、聖母如意輪即白度母等各種佛相。雖然尊者常說自己沒有神通,但是有一次他說寺院下方起火了,叫 人去看。寺院下方確實起火了,尊者當時卻坐在屋裡沒有親眼看見,正是顯示了他通透明暗的神通。尊者說過的話都會應驗,因此在動亂時期,成為大師、顯貴、智 者們唯一可以信任的依怙。 尊 者雖然親自或在夢境、禪定和淨相中不斷見到本尊真身,卻從來不提隻字,只有在必要時,為具信可靠的弟子透露些許。其中有一則說,尊者清楚地預見到,獲得敏 珠林寺傳承的金剛薩埵和那若空行母法緣的人,都將會逐步獲得加持的徵兆。此類故事在《大傳記》中很多。下文介紹內、密傳記時,也有介紹,所以恐怕文字冗 長,故未在此詳細記錄。 利益教眾 尊者在俄爾寺創建了一所文化學校,以教學文法為主,遍智博學者班禪·丹畢尼瑪賜給他“塔澤大博學家”的稱號。從而尊者又有了“德格博學家”和“塔澤博學家”的新別號。 新 編《成就法總集》時,尊者進行過三次整理和校對。與此同時,他孜孜不倦地傳授自己聞習過的顯密論典、灌頂、傳承和教授,大部分法門甚至傳授過好幾遍。除了 《甘珠爾》以外,別的法門他至少傳授過一次或一次以上。尊者把遠離物質的妙法佈施賜予眾生,滿足了從高僧大德到貧民乞丐,所有求法者不同的願望,培養了一 批胸懷堅定的兩種菩提心妙寶,對各大教派持有平等淨見和恭敬心,遠離偏見與邪見的弟子。其中主要有吉祥薩迦教主紮西仁欽及其眷屬,俄爾寺大多數堪布,夏魯 活佛,西藏那爛陀寺的森沃,雅龍宛仁波切,薩迦噶丹上師,昂旺勒珠上師,更慶寺東、西座高僧等薩迦、俄爾巴、察巴派高僧;十四世、十五世大寶法王,十世、 十一世大司徒活佛,康珠·蔣袞洛珠塔耶,道龍瑪仁波切,類鄔齊傑、帕、仲三尊等噶舉派高僧;曉繞唐傑欽巴,桑頂多傑帕摩等波東派;嶠桑·尼瑪曲培等覺囊派;甘秋丹巴繞傑,拉尊敦竹堅贊,紮亞諾彌汗,理塘堪布強巴平措,霍空薩嘉等格魯派大德;以及當時多昭、敏珠林、巴日、嶠桑、噶陀、白玉、協慶、佐欽等幾大寺院的大多數大德,掘藏大師秋林,居·米旁,多珠丹畢尼瑪等前密寧瑪派大德等眾多著名高僧,無數善知識、禪林靜修者、普通信徒,甚至雍仲苯波教派大德等不計其數的沒有教法偏執的弟子。 尊 者每天還要為絡繹不絕的漢藏各地達官顯貴為主的求法者,廣施各自所心儀的法門。獲得尊者消障、灌頂和加持的信徒更是像芝麻夾中的芝麻一樣多。尊者打破了世 間八風的桎栲,無論面對尊卑貴賤什麼樣的人物,都沒有顧慮,也不順應情面,完全斷除了世間法的繁文縟節,持有一個棄世離俗的王者風采。他胸懷教法恒住的偉 大發心,親自編校了《成就法總集》,同時在蔣袞洛珠塔耶編撰的《五藏》時,為其整理和提供《大寶伏藏》和《竅決藏》目錄,查找其他幾藏的法脈傳承,進行動 員和安排,並為收集缺失部分和製作經板方面提供了全部物質順緣。康珠活佛蔣袞仁波切在自傳中這樣記述:“我把所聞之法門編撰為文集的主要是《五藏》。一開始我根本沒有想過為此文集冠名“五藏”。在上師和善知識們的再三敦促下,當我完成了大部分編撰工作時,遍智上師蔣揚欽澤旺波以淨相所見,授記我得旨五藏,並賜予我各法門目錄。”洛德旺波大師編輯《續部總集》,也是在此尊的幫助下完成的。目錄中明確記載了尊者是三名主編之一。在所編輯的這些經卷中收錄了尊者的大部分教言文集,而其他零散的著作被刻成經板,共有十三大卷。另有不共受旨七藏在後文中將繼續介紹。 積造褔德資糧 尊者雖從不以應機度化和利益眾生為名,入村誦經,聚斂不義信財。卻因三耀、三聚之功德自然閃耀在外而財富天成,但他絕不肯浪費絲毫在不合理的地方,而是用這些財富建造三所依。 尊者建造的三所依中,僅鍍金紅銅製造的佛像就有兩千多尊,木刻經板四十多卷,抄寫和印刷的經卷有兩千多卷,德格更慶倫珠頂寺大佛塔為主的一百多尊佛塔,供奉這些三所依的大小十三座精美佛殿。佛殿中常年設有修供法會。 因 為時代的緣故,當時要新建寺院是很困難的事,因此尊者沒有主事這方面的建設。但於後來上下部地區發生戰亂,許多寺院遭受嚴重損毀。尊者按寺院大小,給予相 應幫助,共三千條茶葉。同時尊者宣說為修復寺院提供順緣的重要性,動員和敦促漢藏高官、德格土司王臣眷眾,從而使受損的寺院得以修繕和重建。尊者本人為各 寺院投入法會基金,出謀劃策,規劃安排,千方百計促進發展,惠恩廣澤。他每年還賜給偏遠的大小各寺院回向功德金,前後共約四千條茶葉。   第二章 不共傳記 雪 域西藏的持教大德們,絕大多數精通本派教義,獲證成就,演繹精彩人生,弘法利生,可敬可信。然而,全面聞思修持顯密教法,弘揚各教派法門,悲顧各教派信 眾,不存在絲毫偏袒的,卻屬此尊獨特的作風。他懷著無比的恭敬和信心,克服困難,萬分精進,從依各派持有清淨法脈傳承的上師們,依照嚴格無誤的灌頂和講解 次第,圓滿聞習了以下法門: 因師君三尊之恩惠得以傳承和弘揚,承修八大法行的寧瑪派教法;由覺沃傑阿底峽傳出,傳承出世七法的噶當派教法;源承大成就者畢瓦巴心髓教義,傳承道果法的薩迦派教法;由瑪爾巴、米拉日巴、道博三尊傳出,傳承四法旨教決的噶舉派四大八小分派之教法,以及自克珠·瓊波大師傳出的香巴噶舉派教法;傳承諸續之王——吉祥時輪金剛圓滿次第——金 剛瑜伽之六支法門的覺囊派教法;由大成就者帕當巴桑傑傳出的希傑派分派之斷行法派教法,以及金剛聖母親自傳授給大成就者鄔金巴的三金剛修持儀軌,等等傳承 法脈未斷,古訓未衰的各派教法。所聞之法,尊者都要經過思考,斷除疑點,再加以觀修實踐。在尊者進行聞思修行的這些階段,真實、夢境等各種顯相中,獲得印 藏諸多賢成大德、本尊文武百尊、三處空行眷眾的三密加持和近傳教決。即便在刹那之間也有無限淨相所見,以上只是其中一二。即便如此,尊者卻從不公開親見本 尊、先知神通等上人之法。總之,尊者精通八大傳承教法的兩層次第,講辯著說無礙,遠離誤失的染垢,廣攝有緣弟子,此中記載僅為點滴。   第三章 秘密傳記 殊勝發心與祈願的種子適時成熟的緣故,尊者成為受旨七藏的擁有者。大成就者唐東傑布授記:“ 與我無二瑜伽士,具有五種妙相者, 自此七百歲年間,多康之間屬龍者, 涅族種姓噶之子,五行屬鐵稱勇士, 蓮花王者加持故,得旨七藏多昂林。 毗瑪米紮加持故,光明幻化金剛名。 文殊化身阿道粱,加持名稱法之友。 化生聖賢如戲法。” 《大圓滿三部法授記錄》記載:“ 經經傳承未有斷,甚深著與密意藏, 極密藏與隨念藏,淨相單獨耳傳等, 七種受旨之水河,流入阿道師徒眾, 濁世成就教法主,遍照深廣陽光澤。” 此尊擁有受旨七藏法,實現了利樂教眾之大業,使金剛預言的開示和讚美成為現實。 十六歲時的四月十日黎明中,尊者隨淨相來到拂塵洲蓮花光明刹土。一座雄偉的岩峰處,在一團極其美麗的白雲間,尊者看見了蓮花生大士被空行眷眾圍繞的莊嚴美景。蓮花生大士賜給他密意加持、示意灌頂和將要受旨七藏法的安慰。最後定眼看著他說:“ 不染所執之境,不沾能執之識, 安住赤裸明空,此乃諸佛密意。” 說 完連同眷眾融入尊者本人。尊者生起心意相融無二無別的覺受,從此對本來清淨的實相自然獲得堅固。尊者滿心歡喜,專心向蓮花生大士祈請。因此助緣,尊者求得 著名的新舊顯密、經藏灌頂、傳承和教授等廣大法門,甚至無需勤勞,就能輕易獲得稀有法門的傳承。他通過對這些法門的實踐、講解和弘揚,重新點燃了教法餘 火,受旨從金剛持一脈相傳而從未間斷過的遠傳佛說經典之法。 得近傳法門 尊 者十五歲時,隨清淨意相來到印度金剛座的九乘殿塔下,從下往上,逐層攀援,到了第八層時,看見班智達裝束的妙吉祥友大師,左右堆放著大量經函。尊者以大恭 敬頂禮、祈請。妙吉祥友大師從左邊拿過一部經卷給他看,是一卷梵文版的《般若略集》。妙吉祥友把這部經卷放在尊者頭頂,交付密意說:“一切法相乘教法之傳承圓滿矣。”又從右邊拿過一部經卷,是大圓滿教法《金剛薩埵心鏡續》,放在尊者頭頂,交付密意說:“密宗金剛乘,尤其大圓滿三部法之一切詞義加持圓滿矣。”另外作過一些開示後,以歡喜之情化為光,融入尊者本人。隨著光的融入,尊者一時沉浸在沒有分別妄念的等持三摩地。尊者曾記述當時的情景說:“從那個定中蘇醒,回返時,情不自禁地走進了門口燃燒著的烈火中,粗糙的身軀被大火化為烏有,重新又變成自覺是毗瑪米紮的燦爛光身。” 另外,尊者還從依克珠素巴師徒得近傳的《幻化密藏》;從依索·耶喜旺修得到近傳的《集經》灌頂、講解;從依蓮花生大士和空行姆益西措加真身,獲得全套《空行心滴》;從依遍智龍欽巴大師求得《空行心滴》等大圓滿竅決部近傳;從依章丹巴·嘉維炯聶師徒得到噶當派全部經典秘訣近傳;從依仲彌大師、當巴·索囊堅贊、多聞陸竹嘉措等上師聞得近傳的《喜金剛二品》和《寶帳怙主和古桑續解》;從依大薩迦巴·根嘎寧波得到近傳的《清淨和金剛橛》及部分《金剛橛根本續》之講解;從依洛紮·瑪爾巴、歐·秋古多傑聞得瑪爾巴注解的《喜金剛根本續》耳傳;從依大成就者唐東傑布聞得近傳的《成就者密意精髓》、《大手印寶盒》、《尼古六法》;從依克珠·瓊 波南覺聞得近傳的香巴噶舉派教法;從依大成就者當巴松傑聞得希傑派教法、耳傳法和上師成就法等近傳;從依瑪姬拉准聞得近傳的斷行法;從香巴拉傳承法胤聞得 近傳的《時輪六支瑜伽》;從依大寶法王絨祥多傑和大成就者鄔金巴聞得近傳的諸成就法;從依松傑宋瓦聞得《幻化道次第》;從熱達瓦·賢魯洛珠聞得《中觀二諦》;從噶瑪拉喜拉大師聞得《中觀莊嚴論本釋》;從聖者無著聞得近傳的《慈氏五部論》講解;從大成就者魯喜巴聞得全套《吉祥法輪勝樂金剛》近傳。以上諸多法門如何聞得,何年何月何日聞得等詳細情況可見《大傳記》和頂果欽哲仁波切撰寫的《欽哲受旨法目錄·神奇寶鬘》。聞受這些近傳法的時候,尊者以覺受道歌形式,攝取精華,再傳之法,個別收錄在《新編受旨》。所受旨的甚密近傳法灌頂和講解之法脈至今還有保存。 得地伏藏法 尊者年幼時,從祖屋附近的一座聖山石崖,取得《三根本如來總集》法類。又在前往桑耶寺時,一位空行種姓的女子獻上一截破神像身上的手指,由此獲得《大悲心性休息》法類、智美根嘎二次埋藏為極密伏藏的《上師密意集合》、《大圓滿》·《密 意》三藏》黃紙及二十一位婆羅門靈骨。從宗薩寺附近的絨美噶摩達倉聖山,取得心修金剛猛力佛像。從森歐玉措湖取得裝有嘿嚕嘎雙運像的金匣子,以及《幻化密 藏》法類。念青唐古喇山神前來,親自獻上寶藏盒,其中裝有珍貴的蓮花生大士替身像,以及來自蓮花生大士佛牙的舍利子。從阿洛班覺寺背山,取得《三類解脫精 髓》和一些《聖地志》。從祖屋附近的瓊倉岩上,取得《三根本教集》中的《二十五君臣成就法》。到香桑布隆地方時,看見周圍的岩山有度母法類,便有護藏神獻 上尊貴的度母像。前往覺沃卡繞時,護藏神獻上殊勝的金剛橛像。從德龍村白瑪協日聖山,取得殊勝的金剛薩埵像和空行所獻《三根本總集法》寶篋。從宗雪佛身聖 地,取得蓮花王身飾如意樹果和一根珍貴的天鐵金剛杵。(雖然尊者掘藏法物很多,這裡只羅列了一些主要的。)在支格(秋吉林巴的家鄉附近)洛布卉松岩石,尊 者敦促秋吉林巴掘藏迎請取得《心修如意寶》和《替身悉地華輝》。《四類上師成就法》、《貝若心滴》、《大圓滿三部法》,是此尊與秋吉林巴聯手取得的掘藏 法。 得極密藏法 土 羊年,在一次淨相中,蓮花生大士化現為掘藏大師松傑林巴身相,賜給尊者經卷和加持,即此打開了尊者獲得殊勝淨相的大門,心中清楚顯現出一千多名掘藏大師傳 記及其全部掘藏法門,並且獲得這些法門的受旨開許。這些掘藏法絕大多數屬於過去掘藏大師們重新埋為極密伏藏的黃紙,由智慧空行母迎請後獻給尊者的。尊者從 表示文翻譯成藏文,其中部分表示文自然浮現在眼前,有的表示文則是無需思考,自然顯現在心中而記下的。那些時日,蓮花生大士親自顯身,或化現為各大掘藏 師,給尊者傳授灌頂與講解。蔣袞洛珠塔耶曾說:“無論哪裡出現一種瀕臨失傳的舊掘藏法,他都會萬分驚喜,盡力再三求取。”尊者所得許多極密藏近傳法收錄在《新編受旨文集》中。 最 初,尊者從掘藏大師松傑喇嘛處獲得《三根本合修》,然後有護藏空行母所獻嘉譯師的《上師二法三類》黃紙,刹土空行真智噶所獻的智美根嘎的極密藏《大悲蓮花 王》法類,空行所獻的絨桑秋松的《蓮花空行作明力》舊本。得到一卷鄔金林巴的《教集法海》法類小函,編攝了其精華部分。另有護藏神顯示在眼前的覺摩門摩的 《空行秘密總集》伏藏法本,阿裡·雷登多傑的《無垢俱善仙人成就法》及其增、息、懷、誅等羯磨集,一髻佛母所獻繞摩協門·耶喜絨波的《金剛甘露》法類,護藏空行所獻智美根嘎的極密藏《大悲勝海紅觀音》法類,智慧空行指引和開示的嘉丹·白瑪旺修的《上師勝樂法輪》伏藏法本,秋吉林巴掘藏所獻拉尊安摩的《能息七部空行竅決》黃紙,法主空行所獻尼泊爾阿吽的《財神》舊本,刹土空行所獻法主摩彌齊的《馬頭天鐵火輪》法類舊本,空行真智噶所獻姚夏絨安摩的《遍救怖畏度母》黃紙,護藏空行母所獻鄔茹·釋迦沃的《焚火金剛手》黃紙,空行所獻桑登林巴的《八法遍伏傲慢》黃紙,智慧空行所獻嘎旺·萊綽林巴的《白金剛亥母成就法》黃紙,還有萊綽林巴的《蓮花忿怒金剛》,繞喜·白瑪仁真的《五鵬》,掘藏大師道摩的侄兒瓊陀的《長壽成就法·智慧命要》,道孚·若傑林巴的《長壽成就法·妙密》,掘藏大師粱的《上師海生金剛》法類及《大悲度眾》,繞曉的《瑪摩酬補》,祥秋林巴的《蓮師意修·輪回自解》和《清淨·靜猛·金剛橛》,吐穀渾·陽旺紮的《馬頭如來集·遍伏傲慢》,多傑林巴的《上師教集》與《大圓滿吽類法》,仁欽林巴的《大圓滿斷一遍解》,阿裡·楚稱絨波的《六字大悲》,卓敦·萊綽林巴的《大悲明義燈》,秋登甘博的《對治五尊》,拉尊的《召引壽褔》,玫龍多傑的《心髓》法等護藏神所獻的舊伏藏法。此等均收錄在受旨文集中。掘藏出處及如何求得這些法門近傳,詳細可見《大傳記》與《受旨目錄》。另外還獲得稱果掘藏師喜繞唯色、嘉參寧波、道香·桑登林巴以及粱、穀、祥三尊等大師為代表的許多大掘藏師和小掘藏師的近傳極密伏藏。尊者說這些法門都有未曾中斷過的遠續傳承,故而沒有編入新整理的受旨文集中。 得密意伏藏法 尊者二十九歲,即土蛇年,在前往衛藏途中,恰逢藏北牧區的格嘉寺舉行初十會供法會。那時蓮花生大士顯示真身賜給尊者加持;在桑耶寺供拜掘藏大師粱·措喜多傑替身像時,替身像真實化現為海生金剛賜給他加持和教決,從而心中顯現了《上師成就法三類·密 修海生心髓》法類。三十五歲,即木虎年十二月中,尊者正在修持無死如意法輪(白度母)定數心咒修持時,真實見到十字聲聖母真面,並獲得加持。複又獲得成就 無死之法的阿闍黎上師們的加持,故又意現了《聖度母心髓》法。大成就者唐東傑布顯身加持故,受旨獲得《成就者密意精髓》、《五類成就法心髓》、《飲血如來 集》或名《成就者八法》的法類。另外還有《三身上師瑜伽》、《三根本光明心髓》等法類,此皆為與續部法沒有分別的金剛詞偈,是出乎凡夫俗子意外的殊勝密意 伏藏。 得隨念藏法 尊者在前往拉薩途中,到達後藏的鄔優山岔口處時,回想起過去傑尊大師虹化為光身時的地點和時間,從而定立《傑尊心髓》;回想起身為龍卓甘炯時的宿世,定立了《貝若密意精華》、《白獅面母避穀術》等。 得淨相藏法 十五歲時,尊者在修持甚深長壽成就法心咒儀軌期間,初十黎明時,淨相中出現長壽佛母珍紮勒裝束的無死曼達繞瓦佛母,賜予父續法《無量壽佛·唯一吽字》法類及《長壽佛母珍紮勒教誡》。遍智龍欽巴大師攝授故,有了《龍欽心髓的上師成就法·明點封印》。鐵馬年十一月十五日,尊者在清淨意境中,來到極樂世界的遍蓮刹土,掘藏大師秋吉林巴顯身名稱蓮花芽的菩薩,從而定立了《蓮花芽成就法·三身種集》。以此為代表的法類,還有包含紅白長壽佛母內、外、密成就法的《大成就者密紮佐格心髓》,以及帕當巴桑傑的《上師成就法》、赤松德贊的《上師成就法》等。 得耳傳法 尊 者四十八歲,火兔年三月中,住在宗雪如來彙聚宮聖地的一天晚上,在行樂聚佛塔前,從依安住在四方八方及中央的顯身八姓蓮師的八大持明者和總集蓮花顱鬘(蓮 花生)前,分別聞受了《續幻化寂怒》、《八大法行》教誡。蓮花生大士還賜給尊者耳傳的阿努經傳、大圓滿阿帝教決,由此定立的有《文殊閻羅密意精髓》、《耳 傳馬頭嬉戲心髓》、《耳傳清淨精髓》、《耳傳清淨與金剛橛合修精要》、《耳傳功德甘露妙華》、《耳傳金剛橛要點》、《耳傳世間鬼女精要》等法類。 雖 然尊者希望並開始結集這七種受旨法,但由於時亂,沒能全部完成。此後,重獲信教自由的機緣下,在下於藏曆第十七勝生周火兔年,前往尼泊爾等地朝聖時,如願 獲得金剛持頂果欽哲活佛(繞薩達瓦)所賜的目錄。於是我出資,尋找、收集資料和編排,結集了四十卷欽哲文集,並承蒙大恩無比的白雅仁波切(絳陽索朗勒畢旺 修)的慈悲幫助,在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大藏經對勘局複製了一百份。 尊者這般神奇殊勝的事蹟一時到達究竟,於七十三歲,即水豬年二月六日早晨,撒過花,進行過吉祥讚頌之後,在平等定中,色身莊嚴收於毗瑪拉米紮密意法界中,顯示了圓寂。爾後,如授記之意,化身基礎在五臺山,同時變化出五個化身,行為和正在行為著不可思量的教眾事業。 本傳記以自傳為基礎,以蔣袞洛珠塔耶所著《百名掘藏師傳記》為主要內容,再以其他可靠資料作為輔助,稍許添減、補充寫成。另外還參考了蔣袞洛珠塔耶所寫《欽哲傳記》、《自傳偈句》,以多竹丹畢尼瑪,居·米 旁仁波切,尊者的大侍僧絳陽勒畢洛珠等分別所著欽哲傳記,堪布仁波切貢嘎旺秋所寫《確吉羅卓本生傳記》,以及《大寶伏藏》、《竅訣藏》目錄和師承錄,《續 部總集》、《成就法總集》目錄和師承錄,頂果欽哲仁波切所著《受旨目錄》,《蔣袞康欽巴》和《掘藏大師秋吉林巴傳記》等資料。
如此,暫時擔任宗薩寺事務者洛珠彭措,於藏曆第十七勝生周鐵羊年,寫完宗薩寺志後,隨即編撰這本涵攝精華而淺顯易讀的上下欽哲傳記。願此功德成為增上繁榮上師事業之因緣!善哉 善哉 善哉 2008年4月7日星期一 12:13 初稿完成 2008年7月8日星期二 22:48 完成第三次校對 2008年7月12日星期六 12:12 完成第四次校對 2008年8月20日星期三 17:06 完成第五次校對  譯者的話 我 懷著滿心的恭敬和信心,同時懷著深深的不安,從白雅仁波切手中接過了這部《欽哲傳記》。我為自己有機會翻譯這部傳記而感到榮幸,同時怕自己才疏學淺翻譯不 好這部非同尋常的傳記。翻譯過程中我遇到了許多問題,承蒙德格更慶寺五明佛學院的首座堪布噶登澤仁仁波切的大力幫助,經過數月,反復校對,方能脫稿。儘管 如此,譯文中一定還存著許多不如意之處,憑愚女子一片熱誠,只願共用一代偉大宗師的殊勝事蹟,共勉人生菩提的份上,誠心敬請諸位閱讀者的海涵! 頌祝: 與此《傳記》有緣者心田,種得殊勝信心,盛開菩提之花,豐收大樂之果,能解眾生饑渴!   轉自:http://www.pewarinpoche.com/cn/main/chuancheng.asp?i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