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巴麥欽哲仁波切

眾生心水淨,菩提影現中

第三世巴麥欽哲仁波切 ─ 黃英傑

第三世巴麥欽哲仁波切/ 黃英傑,1967年生於台灣台北。父籍台灣鹿港,先祖籍貫福建泉州。1994年直貢法王授予「阿闍黎」教授師證書,2004年受直貢、薩迦兩位法王晉升為「金剛上師」,2005年兩位法王共同授證,認證為青海巴麥寺巴麥欽哲仁波切轉世化身。同年,直貢法王親自囑咐他的上師—噶舉派長老噶千仁波切在台灣為第三世巴麥欽哲仁波切主持陞座典禮。

 

文殊菩薩並非遙不可及

仁波切19歲時,偶然聽見長輩提及「文殊菩薩」的名號,生起了無可言喻的震撼與覺受。彷彿覺光瞬間照破蓋障,19歲的大學生清楚地見到能夠解答所有生命疑惑的方向。

特別的是,他要「見」文殊菩薩,不只是拜菩薩身像。他說:「文殊菩薩是誰?我一定要見到祂!祂一定能解開我的生命疑惑!」因為他的文殊菩薩是可親可見的圓滿智慧,而不只是石雕土塑、遙不可及的神祇。他迫不及待地,找遍了、讀遍了文殊菩薩相關書籍,就從輔仁大學圖書館館藏開始。這個天主教大學,奇妙的卻是他佛教尋根之旅的開端。

從大學圖書館學子到皓首窮經的博士教授、轉世祖古,佛菩薩的示現確實妙不可言! 2005年,他被認證為巴麥欽哲化身,以一種奇妙的方式讓世人「看見」文殊菩薩,在西藏佛教的轉世系統中,巴麥欽哲是蔣揚欽哲旺波的意化身,而蔣揚欽哲旺波正是公認的文殊菩薩。

這道路前所未有

從少年求法到被認證為轉世祖古,仁波切的經歷對漢地及台灣佛教歷史來說是前所未有的,也有別於西藏的佛教傳統。沿著他走過的路,有志於學的虔敬佛子,能看見與上師不二的景致。

仁波切在大學時代第一次參加法會後,能背出全部灌頂內容。第三次參加法會臨時被委派上場翻譯,即席表現了令人驚訝的領悟力和記憶力。此後擔任薩迦、寧瑪、直貢噶舉、竹巴噶舉、噶瑪噶舉諸位法王、法王子等藏傳佛教與南傳高僧法會的即席口譯,場次不計其數。

經教學習方面,他早年經常往返印度、尼泊爾求法,親近各派上師。即使在台灣讀碩士、博士期間,也利用寒暑假去加德滿都,在薩迦法王親教師─尊貴的堪千阿貝仁波切成立的國際佛學院( International Buddhist Academy, IBA ) 研讀,完成中觀、因明、阿毘達磨、般若、戒律及許多實修論典的課程,以優秀的成績通過所有測驗,於六年間完成薩迦派十八部大論的經教,與特別稀有的密續學習。

宗薩欽哲仁波切說:「無論到哪裡,我遇見他(巴麥欽哲) 總是在求法。」兩位同是文殊化身、欽哲系統轉世的仁波切,年輕時已有交誼,宗薩對巴麥欽哲的形容是非常貼切的。

仁波切從如日月般的兩位三恩根本上師─直貢法王與薩迦法王處,分別領受完整的直貢噶舉教派教法,與薩迦派超過千種灌頂與口訣教授。在直貢澈贊法王的指示下,主要根據《大印五具》、《那洛六法》及《巴麥欽哲伏藏》完成了包括上師、本尊、空行及護法的許多新舊譯派密法閉關禪修。

以教、證二法來說,巴麥欽哲仁波切是難得擁有現代人文、社會科學及傳統佛法訓練的上師。

雖然仁波切少年就專注於佛法,但世學也能兼備。他擁有天主教輔仁大學社會學學士、玄奘大學宗教學碩士、華梵大學佛學博士學位;專任於華梵大學,在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教授印藏漢佛教的經論歷史等碩、博士專業課程,在人文教育研究中心教授大學生生命教育課程。

他在30歲前出版了25本西藏佛法專書;碩、博士論文探討印、藏他空見與多元中觀思想,為台灣學術界首見。在兩岸四地、法、韓、印度、東南亞各大學學術期刊發表過中、英文論文數十篇(詳附錄)。中國四川大學陳兵教授在〈中國20世紀佛學研究〉一文中,對仁波切大學時期編輯的《民國密宗年鑑》讚譽有加;前中國敦煌研究院沙武田教授,則推崇仁波切〈從藏傳佛教看敦煌莫高窟465窟佛教藝術〉一文,為「研究西夏藏傳佛教藝術提供獨一無二的新資料,無疑是敦煌西夏藝術最精彩的一頁」。

 

宿世師徒總是不期而遇

1997年巴麥寺寺主洛昆桑‧ 千秋多傑(1942-)生平第一次離開西藏到海外,便遇見了黃英傑。此後,他們總是在地球某處不期而遇,黃英傑總是請求仁波切教授第二世巴麥欽哲伏藏法。

第二世巴麥欽哲是洛昆桑仁波切的上師,生前曾預言將轉世到漢地,但不必刻意找尋。所以洛昆桑仁波切一直在觀察這位很有緣份又認真求法的台灣年輕人,在一個適當時機,洛昆桑將一套代表上師身語意的珍貴聖物送給這位台灣青年,包括上師小尊塑像(身),巴麥欽哲伏藏馬頭明王甘露擦擦(語)以及前世巴麥欽哲親自蓋手印與印章的法本(意)。

經過多年觀察,洛昆桑認為他是上師的轉世,並在2004年將尋訪結果呈報第三十七任直貢澈贊法王赤列倫珠(事業任運,1946-),法王以無漏智慧審慎觀察各種徵兆,請示護法阿企法度母加以抉擇。2005年,法王確認黃英傑是第二世巴麥欽哲的功德化身,賜名昆秋滇津種都林巴(寶持教度眾洲),並由第二世巴麥欽哲的心子第四世喇千仁波切帕秋聽列桑波(聖事業善,1934-)無有遺漏地傳授其上師的全部伏藏,授證為弘揚巴麥欽哲伏藏的法主。

 

實現前世的誓言

根據藏文自傳、史料記載,二世巴麥欽哲不僅預知時代變局,又授記他將轉世到漢地。如今他的化身出生在宗教環境多元的台灣,其中因緣巧妙,令人深感成就者的悲智願力不可思議。

第三世巴麥欽哲少年時先受學漢傳佛教,因為法緣俱足而直趨密教,除了親炙直貢、薩迦兩位法王,也在台灣、印度、尼泊爾等地向四大教派上師求受法教,自力完成轉世者應有的經師人師資歷。難得的是,仁波切當兵、教書,不離世間法,是少數擁有現代人文、社會科學及傳統佛法訓練的上師。

現今,仁波切致力將巴麥欽哲伏藏等新舊譯派法教逐一譯成中文之外,也在台灣、香港成立欽哲光明壇城。巴麥欽哲法教隨著仁波切的步履,傳揚到海峽兩岸、東南亞與美國等地區,善緣弟子與日俱增。如二世巴麥欽哲心子-第四世喇千仁波切所言:「巴麥欽哲的心意光明已經照耀到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