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乘閉關寶典圓滿開示—教法的實踐者

最後我就問大家,如果你現在要死了,你會憶念哪個本尊?修持哪個教法?請大家不斷問自己這個問題,你就知道你每天該修什麼?不是因為有誰規定你今天這個功課沒做完或怎麼樣,有一天你要死的時候,你還來得及去翻那個法本嗎?如果你今天有十七個法本每天要修,你死的時候你第一個想到是哪一個?所以教法如果不能融會貫通的時候,它對你來說就是一個負擔。從法的角度來說當然有千千萬萬種,但是從能修的人角度來說,只有一個人用一顆心在修。所以你從教法的角度去思考,我到底該修這個?還是該修那個?當然永遠不會解決,因為每個法都是那麼殊勝,那麼地吸引人。

但是你從修者的角度來看的時候,就如同我常常告訴大家的:「沒有不慈悲的文殊,沒有沒智慧的觀音。」文殊就是觀音;觀音就是文殊。只是這個佛尊要顯現哪個面向出來,去利益怎樣的有情而已。所以從能修者的角度來說,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的教法融會貫通,因為當你死的時候,你只有一個剎那一個心可以用一個方法。

但是這代表所有的方法是可以融會,而不是對立的,不是說你要死的時候,你祈求文殊菩薩,觀音就會棄你而不顧,當你跟一個佛尊相應的時候,就是跟一切的本尊相應;你如何跟一個佛尊相應?就是生起菩提心,當你有了菩提心之後,你就是一切諸佛的同修道友,祂不幫你祂要幫誰?所以這個就是不管你在閉關誦修,每一個法...當然我們學習的時候要依照每個法教的傳統,因為如果不這樣的話,將來後輩的人就無法可修了。因為你把所有的菜全部放在一起,最後就叫做什麼......就是都是混在一起了,就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所以學習的時候要分開,很嚴謹地個個去學習,但是對一個修的人來說,是要把握所有的要點,融會貫通。就如同成就者那洛巴,將無上瑜珈部,五大本尊的精粹全部融合在一起,所以就成為那洛六法。我們當然沒有那樣的智慧,也沒有本尊的開許,可以去做這樣的整編跟集結,但是對一個修的人來說,好好的學一套法,然後好好的修一個完整的法,這個對各位來說才是最實際的事情。

你在這個大學旁聽了五堂課,在那一邊又旁聽了十個課,你永遠不會畢業的。所以你需要去找一個你所相應的上師,你所相應的法門,好好的做一個學習,如果你這個大學畢業了還有不足的地方,你可以去別的地方念研究所、去念博士班,這都沒問題,你會不斷地增上。但是如果今天你一下子去台大聽課,一下子去清大,一下子去交大,最後沒有一個學校能夠讓你完整地學習到你所需要的東西。

每一個教法都是如此的殊勝,每一個傳承都是這麼的偉大。所以問題在於你需要什麼?你有多少時間?所以閉關寶典最重大的意義就是希望大家從法教的收藏者collector,累積點數,變成佛法的實踐者,這才是閉關寶典真正的意義。

說到實踐其實很簡單,一翻兩瞪眼,你就有多少時間而已,你有多少資糧?那麼厚的法本,法本用看的都很快,用修的你就知道,薄薄一本,怎麼好幾個小時都修不完。今天你還會這樣飄移不定,或許是你善根深厚,到處跟善知識結緣。但是也很可能是你從來沒把法本好好分開,所以你根本不曉得原來修一個法要花多少時間,你才有這種閒工夫。

所以就是懇求大家,好好拿一個法起來,然後你開始做,你就會知道自己的斤兩,就這麼簡單。好,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