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恩師薩迦派第六世塔立仁波切 2 ─ 財神之主的諄諄教誨

塔立仁波切曾對我在佛法上有許多具體的建議。以下便是從我歷年來和塔立仁波切之間一些私人互動筆記,所整理出來的資料,希望有助於過去未能及時親近仁波切的法友們,對仁波切的一點瞭解。塔立仁波切對我說:「   

●因為在臺灣所弘揚的主要是大乘顯宗教法,顯教對密宗並不瞭解或歡迎,加上有很多人以男女雙修法等騙財、騙色。所以先不論你自己的宿緣,僅看這外在因緣條件就可以知道,如果你要全心翻譯、專修藏傳佛教是有很大困難的。

雖然你真要專修的困難會很大,但不是不可克服的。克服此等障難的主要方法就是堅定對三寶的信心,以及對自己修行的自信,多對本尊、三寶殷請,終究是會成功的。

西藏在家人雖然常念觀音咒,可是基本上他們很少領受灌頂或自己修法。不過他們人天生就有不移信心,如果修法無效、修持未果,會認為是自己的業障,不會因為修法的成果不如預期,就喪失信心。

例如,過去西藏有位地方的頭人,他的前妻死後再娶,因恐續弦之妻又亡,所以便請教上師,他的上師要他請人念修大藏經一百遍。這是很艱钜的事,要花許多時間與費用,就在他克服萬難請僧人如數念完後,他的後妻仍然不幸去世。但他並未因此而喪失信心,反而認為是自己的業障,因此了悟世間無常,放棄自己的財富、地位,上山專修,後來成為很好的修行人。

●應修何法可以宿緣觀之,或依自己所需之目的而選擇。…但關於你應修何法,我建議向薩迦法王請益。因為薩迦法王、祿頂堪布、秋吉崔欽仁波切三位,是薩迦派最重要的上師,特別是法王可以親自講英文,所以對你最適合。

●將來如果你能夠成立一個中心將會很好;至於在求法上,應多請寺院僧眾修度母法以除障礙。…去各地求法有障礙的話,到時候通知我,我會親自為你修法除障。

●財運上,需要多做佈施與供養,在各聖地供油燈,或自己供水、供曼達等等,愈多愈好。因為我的根本上師-哦巴祿頂堪布蔣揚卻吉尼瑪,也就是現在祿頂堪仁波切的叔叔與前一任的祿頂堪布,他曾告訴我,要多佈施、供養,以一分佈施之因,必得兩分福報之果,但行佈施之時,萬不可執著於求得福果,如是方是真佈施。從那時起,我時時依此言行之,果然因果不虛。」

我這才明白,因為塔立仁波切謹記上師教誨,左手進、右手出,將施主的供養完全用在建寺、育僧、造關房、塑造珍貴佛像、大佛塔等佛行事業上。難怪塔立寺自從約三百四、五十年前,塔立竹千建寺交給其弟子第一世塔立仁波切之後,能在一生中三度重建塔立寺的,唯有六世塔立仁波切,不僅如此,他還成為當代薩迦派資糧最圓滿的高僧之一。他在塔立寺仿拉薩大昭寺所造的釋迦佛等身像,系以金銀銅鑄造,並以各種珠寶為嚴飾,其華麗與莊嚴,堪稱尼泊爾的藏傳佛像之最。並且每年在寺中舉辦一億遍的觀音心咒念誦法會。而他對整個薩迦派的護持,更可以從他每次到印度薩迦派寺院佈施供僧,金額都是無人可比而窺知一二。

塔立仁波切又說:「在密法上,要增財運可以擇一財神法而修。在財神法中有兩種方法聚財,一為製作寶瓶、一為製作財箱,我會親自幫你修法七日如法製作,助你於世出世間資糧具足。…,我自己可是從小就無間修持白六臂大黑天的!」

此外,塔立仁波切也在我的婚姻、工作與閉關修持上多所建言,並為我抉擇夢境。塔立仁波切有空的時候喜歡繪畫佛像,我也蒙他贈送過幾幅,但他送給我的唯一一張照片,竟是我多年後所寫碩博士論文的主角-遍知國燃巴大師,或許這也是仁波切加持的緣起吧!

過去我曾為塔立仁波切多次翻譯,但是真正第一次從他領受大灌頂時,卻讓我感受到他溢於言表的歡喜。仁波切圓寂後,我回到他在巴平關房的寢室憑弔,感到加持力仍然暖熱。每當回想起仁波切在私人開示時看著我的神情,仁波切是真心地在幫助眾生的感覺,都使我久久不能忘懷。

-為巴麥欽哲之名義所加持者 金剛上師黃英傑恭撰

 

注解: 青海塔立寺第一次毀於一九三、四十年代,青海、甘肅的回亂中,當時是國民黨執政的民國時期,但毀寺的不是國民黨軍隊。這次動亂對拉卜楞等寺院都有所影響,塔立寺全毀,特別是忿怒蓮師修法所需一切法器蕩然無存。青海塔立寺第二次毀於文革。加上塔立仁波切於尼泊爾所興建的塔立寺,他一生共重建了三次寺院。

(轉載自馬來西亞 <法海雜誌>第100期)


圖為 薩迦派大師─遍智國燃巴‧索南辛給(1429-1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