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恩師薩迦派第六世塔立仁波切 3 ─ 不可思議的特殊加持

1997年我到澳洲從第41任薩迦法王領受《不共道果》前夕,因為臺灣有施主要供養一大筆錢,拜託我帶他到尼泊爾見塔立仁波切,所以我義不容辭地答應了。這次尼泊爾之行只停留了三晚,卻有幾件事讓我開了眼界。

首先,其他在尼泊爾求法的臺灣法友,見到我帶該施主去見仁波切,立刻將之聯想為我的施主。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一些法友出國學法都有施主按月支持,所以會有這種想法,他們不知道我是向來靠自己翻譯打工的游方士,也從來沒想過要抽這種宗教稅。此行,施主沒給我一毛錢小費,我也沒開口要過。我一直天真的以為只要對上師的佛行事業有所助益就夠了。

接著,當塔立仁波切將如法裝藏製作的財神佛盒,致贈給施主以感謝他的佈施時,施主竟私下跟我不斷抱怨,跟他的捐獻比起來,佛盒太小,….。我只好不好意思地向仁波切的侍者反應,後來施主果然又如願地拿到一個精美的大型佛盒,滿意之餘,改口說:「塔立仁波切怎麽又送一個佛盒給我,真是令人驚訝!」仁波切的侍者,則不解地對我說:「臺灣施主真奇怪,仁波切很如法製作的寶物卻不滿意!他們只看表面的大小等等,而不問是否如法製作、所裝的是什麼東西...。」

此行精彩的還在後面,當我結束這趟超短的尼泊爾之行回到臺灣,隔天立刻飛到澳洲學法。在新落成的布里斯班機場,海關人員見到我的護照上,有一趟距離到澳洲的時間很近、停留時間卻短的不正常的尼泊爾之行簽證戳記時,大概立刻將我與毒梟劃上等號,於是請我到特別室隔離偵訊,問了一堆我在臺灣做什麽工作?怎能負擔到澳洲的費用?到澳洲做什麽?住那?要停留多久?…等問題。

對我的行李搜查之徹底,更是仔細到連洗髮精都要打開,用竹籤插插看裏面有沒有暗藏玄機。看到他們如此敬業,於是我順口問海關人員,要不要連鞋底一起檢查?他們才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不必。但是對我用曬乾茶葉所做的禪修坐墊,可是好奇不已,用X光掃描了幾次,確定真的是茶葉時,竟然問我:「茶葉是農產品,為何不申報?」我心中大笑但審慎地回答說:「這種茶葉不是喝的!不過你想試試的話,我沒意見。」才終於結束了這場尼泊爾之行的附贈活動。或許這就是塔立仁波切消除我求法障礙的神變吧!

-為巴麥欽哲之名義所加持者 金剛上師黃英傑恭撰
(轉載自馬來西亞 <法海雜誌>第100期)


圖為塔立仁波切親繪的32任薩迦法王旺度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