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實修巴麥欽哲伏藏法的清淨比丘大士─喇千仁波切(1934~2018)略傳

尊貴的喇千仁波切的過去世,是多寶佛化身於聖地印度的大成就者─古古日巴,在西藏他是蓮師心子─巴吉旺秋等成就者,後來轉世為南卡諾波,前往西藏直貢替寺,依止第三十任直貢法王滇津卻吉蔣稱(1793-1826)學習直貢噶舉法教。

當時直貢噶舉派在青海藏區巴麥寺的第六世洛昆桑仁波切,認為寺院需要另一位精通佛法的大導師,以便在他閉關或到外地傳法時,負責掌理寺務。於是直貢法王遂指派其傑出弟子南卡諾波前往,是為第一世喇千仁波切,意為喇嘛上師的代表,至今為第四世轉世。每一世的喇千仁波切都以直貢法王為主的上師們,受戒學法、戒律清淨的出家行者。。

第二世巴麥欽哲曾從岩中取出一隻蓮師所持的天鐵九股杵,交付給第三世喇千仁波切,當時有彩虹出現等瑞兆,為眾人所親眼目睹。現在這把金剛杵,是第四世喇千仁波切隨身攜帶的法器之一。

第四世喇千仁波切,降生於1934年,由第三十四任直貢法王喜威羅卓(持教和慧,1874-1943)、第十六世噶瑪巴、第二世巴麥欽哲仁波切一致指認。
仁波切幼年即從第三十四任直貢法王出家,領受沙彌戒之後,更以法王為主要上師,得到所有直貢噶舉派的灌頂、口傳與口訣教授。又到祖普寺,同第十六世噶瑪巴一起領受噶瑪噶舉諸多教法。此外,巴麥欽哲特別將其一切伏藏法教,如瓶水相灌地傳授給他。

1958年,喇千仁波切回到西藏的家鄉,因眾所周知的變故,而於逆增上緣中,一心專修二十二年,直到1978年,才被平反釋放。隨後在土羊年到金雞年(1979-1982)的三年間,在桑耶清浦等蓮師聖地閉關專修巴麥欽哲伏藏法。特別是在雅隆謝札修壽成就金剛結時,在偶然機會中,手抓一石,感到石頭如泥般地柔軟,結果留下一手印於石上,至今仍可見到。

此後回到巴麥寺,為寺院的重建做一些貢獻。然後就駐錫到根本上師巴麥欽哲的法座所在─美千寺,閉關專修巴麥欽哲的伏藏法二十幾年,將全套八函伏藏法的全部法要圓滿誦修過三次,高舉專修之勝利旗幟。

喇千仁波切的諸多上師中,打從心底視為與佛陀無二的根本上師,即是巴麥欽哲。由於他對上師極為虔誠,視上師為一切皈依處之總集體,深信上師內外皆佛,時時安住自心與上師無二的境界中,加上他的戒律很嚴、三昧耶戒十分清淨,於人前人後絕對一致。平常心意皆依噶當四依處:「心依於法,法依於貧,貧依於死,死依於岩。」決心追循聖者前輩的足跡,一生唯依寂靜處精進修持解脫道,過去如此專心修持,現在亦如是。故能得到成就之果位,是末法時代不可多得的高僧。

他對根本上師的恭敬與虔信,可以從他在2005年夏天,抱病為第三世巴麥欽哲仁波切,傳授全部巴麥欽哲伏藏法要便可知一二。由於喇千仁波切是當代巴麥欽哲親承弟子中,最有資格傳法的法主,當時為了維持師徒三昧耶的清淨無染,仁波切特別為他單傳法教。

喇千仁波切的侍者噶瑪跟了二十多年,從沒見過仁波切毫無保留地全部傳授灌頂、口訣與口傳。傳法圓滿後,巴麥欽哲仁波切也請求喇千仁波切到臺灣為信眾傳授巴麥欽哲伏藏法,以利益漢地有情,喇千仁波切回答巴麥欽哲說, 他只會去短時間, 但利益漢地有情是您的任務與責任。

喇千仁波切一生專修,得到附近村民的高度敬重,故目前已有200多位尼師不顧物質條件的不足而毅然投入其座下學法。他將所收到供養,全數投入于維護根本上師巴麥欽哲的法座所在─美千寺,至今已建有大小佛塔127座。但因為堅持閉關、不願外出化緣,所以所得極為有限,只能勉強提供全寺尼眾每日一餐的費用。

美千寺位在海拔4600公尺的偏僻石山上,沒水也沒電。離最近的縣城香達雖然只有二十公里,但因只有土路,過去只能騎馬到達,現在寺院有了車輛,但進城一趟要花費幾個小時,伙食與建材的費用與損壞率也因之大增。尤其是當地氣候惡劣,冬天氣溫在零下二十八度左右,石牆木造的大殿無法生火,大眾光是上殿共修都是一大挑戰。

喇千仁波切一生只曾為眼睛開刀,以及參加根本上師的轉世化身─第三世巴麥欽哲仁波切‧昆秋滇津種都林巴的陞座大典,而兩度離開過青海。像他這樣誓願終身閉關的成就者,具大菩提心而出離專修、持戒精嚴,不為世俗八風所動,他用他的一生修行,保存了珍貴的實修傳統與法教,為末法時代樹立了難能可貴的修行典範。他修證具足,身語意的表達皆是法,顯現在外是慈悲與溫暖,他用他的身教,與真實的信願行,為我們帶來對正法與正覺的堅定信心與渴求。

然而末法時代眾生福德淺薄,如此稀有的上師,竟為我等示現無常。請大家一起祝願上師早日乘願再來,普利有情。

#第四世喇千仁波切轉世祈請文
聖域古古日巴大成就,
多康阿義無生之化身,
修傳佛教心要持命尊,
願聖勝事業善速再臨!
--巴麥欽哲仁波切

圖:2004年喇千仁波切在第三世巴麥欽哲仁波切請求下,歡喜地以不輕易示人的隨身攜帶殊勝金剛杵為大眾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