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呼吸的傳承

喇千仁波切駐錫在美千寺,在距離巴麥寺大約20公里外的山上。該寺是前一世巴麥欽哲在以前巴榮噶舉寺廟的舊址上,重新整建的,後來再改為現在的女眾道場。

美千寺高大概四千六百公尺,我第一次上去,晚上一直睡不好,因為缺氧。哪個時候環境條件也比較差,晚上沒有電,我們去的時候幫仁波切買了太陽能板、太陽能燈,也只夠供應幾個燈泡可用的電力。水都是要人背上去的,現在已經有馬達可以抽水上來。那時候,仁波切的姪女每天從山下背水上山給我用,早上我自己洗臉打水的時候,才發現那桶水根本就扛不動,她是怎麼背上來的,讓我非常驚訝,所以都非常節省用水。

那時候仁波切的身體已經示疾,主要的問題是胃出血。在這樣辛苦的環境之下,喇千仁波切雖然抱病,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閉關修行。老人家忍著病痛,一邊打點滴,一邊為我傳法,直到所有巴麥欽哲法教全部傳完。這些年來,我自己花了很多時間翻譯一函又一函巴麥欽哲的儀軌,裡面一字一句都有老人家的恩德與加持。這就是老一輩修行人的德行風範,希望你們修持法本的時候要憶念老仁波切的恩惠,珍惜得來不易的法教。

那幾年,仁波切大部分都住在西寧養病。2012年巴麥寺開光的時候,他已經沒辦法住在囊謙了,因為地勢太高,老人家的身體狀況比較吃力。巴麥寺開光典禮的時候他回去了幾天,都是帶著氧氣筒,很快又回去西寧。

另外一個巴麥欽哲事業化身噶瑪聽列的轉世,2016年找到這位第四世靈童的時候,便是安排去西寧,因為那時洛昆桑仁波切也在西寧療養。喇千仁波切為這個小的轉世靈童傳法灌頂,應該是大部分的灌頂都灌了吧,灌了多少我沒有詳細的問,應該是能傳的喇千仁波切都盡量傳了。

我們常常說,所謂的傳承,就是要看這個上師傳授的法教,是不是活著的上師親口傳的,是一個活的傳承;也就是說,他的教法是從人類得到的嗎?如果不是得自人類的傳授,也許這也是有可能,但就需要更審慎地去評估、了解。我很幸運,能得到具德喇千仁波切的親傳,他又是上一世巴麥欽哲的親傳,所以我們這個法脈是活的傳承,耳邊還有口氣暖熱未散。你們比我更幸運,不像我要賣命翻山越嶺,還要半夜煮泡麵、挑燈夜戰翻譯法本,頭髮都白了。你們的福氣大,一定要把握此生好好修行。

昨天下午他們通知我的時候說,醫院說可以回家了,所以原本準備今天回囊謙的寺院,但是來不及了。我想所有修行人的心願,都是要回到自己的寺廟或關房,在這個地方臨終。總之,仁波切已經高壽八十四、五歲,他這一生算是非常的圓滿。仁波切平常不多話,很少說話的一個修行人,一輩子都獻身修行。雖然他對寺廟的硬體建設,沒有做出特別大的貢獻,但是一個修行人的責任是法教的實修與傳承,這本來就是一件好事,應該要隨喜。

今天我們的法會不是為了超度,因為仁波切根本不需要我們超度。我們哪有能力去超度一個仁波切呢? 我們是藉著這樣一個時機,當一個上師捨離五蘊假合之身,回歸到法界之中安住的時候,這個時候正是我們修上師相應非常好的時機。因為這個時候,他已經不再為暫時假合的身軀所侷限,所以心性安住遍法界,我們這個時候來修法,就更容易跟他相應。

#6月30日是第四世喇千仁波切五七
請大家不要忘記與上師相應

 


圖: 2005年夏,第四世喇千仁波切在美千寺關房,抱病為第三世巴麥欽哲‧昆秋滇津種都林巴(寶持教度眾洲)傳授全部巴麥欽哲伏藏後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