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公喇千仁波切

2012年7月夏天,有幸隨上師巴麥欽哲仁波切朝聖巴麥寺以及美千寺等此法傳承的重要寺院,更有幸謁見第四世喇千仁波切。到現在,還依稀記得,老仁波切向上師巴麥欽哲仁波切親口提到,他原本可背誦修法儀軌,現在因為年紀大了,有些可能記得不夠清楚了;更清晰記得,老仁波切望著上師巴麥欽哲仁波切那殷切不移的眼神。

在這次拜謁中,老仁波切還慈悲手持他珍藏的蓮師所持的天鐵杵,置於我等頭頂,給我們一個個誦文加持祝福。那隻天鐵九股杵,是第二世巴麥欽哲所取的岩藏,交付給第三世喇千仁波切,後來是第四世喇千仁波切隨身攜帶的法器之一。

2018年5月26日,我從北京飛回香港,飛機晚上10點多著陸,便看見上師臉書剛發不久的短文,尊貴的喇千仁波切,專修巴麥欽哲伏藏法的成就法主,已於26號下午5點22分圓滿捨報,世壽85歲。

老仁波切的心意已融入法界,就在剛剛飛過的那個時空中。不知情的我,在飛機上念誦著老人家交付上師的法教,這是不是意味著,在幾萬公尺的雲端之上,我與老人家的心地光明重逢了呢?

這一整天,早上禮拜佛牙舍利,中午法海寺的明代壁畫,下午未預料到的高速事故堵塞,導致錯過4點半起飛回香港的航班,改乘6點半的一班。期間,還了解到下午台北法會直播的些曲折。一整天各種混雜,經登機前後安頓身心,終又可再在高空─這甚佳之處(離欲界天更近),日修巴麥欽哲伏藏法的功課。卻在下飛機開機的第一時間,被告知老人波切圓寂的消息。

原來,是日的各種無常、乃至涅槃,都這樣鮮活地上演著。

2012年2月13日,巴麥欽哲伏藏法加行漢地首傳,地點是台北的巴麥佛學會,我第一次親口聽聞到上師巴麥欽哲仁波切敘述這位老仁波切,認識到他對我們無比重要的大恩與尊貴地位。在此法教授中,上師介紹巴麥欽哲伏藏法的取藏者,是一切伏藏師之轉輪聖王﹣第二世巴麥欽哲。從大伏藏師到我們的上師之間只隔了一代,就是喇千仁波切。因此這個傳承非常之近,暖熱未散,極具加持力。

更重要的是,喇千仁波切的法教,全部都是前一世的巴麥欽哲仁波切親傳;而他本人轉世化身的身份,更上一世巴麥欽哲親自指認。喇千仁波切可說是當世最有資格傳持此法脈,就如他的傳記中所說的,他修這個法已經修了二十幾年,整套巴麥欽哲伏藏法他已經閉完至少三次以上關,而且還在繼續修持中。

喇千仁波切為巴麥欽哲伏藏寫下了《三年閉關次第》,從1994年開始,到2005年已經辦過五、六次三年閉關。共有67位尼師完成三年閉關,其中有六位閉了六年。

至此,對已心中了然,除了恩德,喇千仁波切是一切當代巴麥欽哲伏藏教法實修者此生的榜樣,極其重要和珍貴。每位此法的實修者,除了頂戴傳法上師,亦應頂戴這位老仁波切。

我等並無福德長期親近、侍奉具德上師,更因福德淺薄又失去這樣一位具恩、具德的成就上師。他的捨壽意味著什麼?

對我,意味著再一次的警鐘。雖然,如老仁波切這樣的大恩前輩的離去,對他們自己為自在顯現而已,我也只深信,他們已持續在你我他的生命中、心相續之中, 加持著那解脫成就的種子;但我們自己必須盡全力,盡早將光明和暖熱盡數活出來,他的實修精神和慈悲加持,也必須在我等身上鮮活地流淌下去才行。

讓我們誠摯祈請大恩喇千仁波切為諸有情速速乘願再來。

聖域古古日巴大成就,
多康阿義無生之化身,
修傳佛教心要持命尊,
願聖勝事業善速降臨!

弟子傅曉,叩首。

*今天7月14是喇千仁波切圓寂七七日
巴麥欽哲仁波切特委請法尊東滇仁波切於蓮花王法會,回向祈請大士迅速迴入娑婆度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