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人專家

為什麼說師徒的關係非常的危險呢?因為上師每個都是整人專家,你放心,因為厲害的上師就是要針對你的我執好好的拷打一頓,一定會讓你痛苦萬分,因為所謂的「對治」必須是正相違。比如說,我今天出去玩弄髒了,回家必須用肥皂洗澡洗乾淨,但如果你用肥皂泡茶喝下去,你的身體肯定還是髒的,因為方法不對了。所以對治法必須是正相違的。
既然是要消滅我執、習氣,自然地,在強烈的我執之下你會覺得很痛苦。所以修行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因為你要對抗你長久的習氣。絕對不是一時的興致,今天好高興終於暇滿人身獲得意義,我現在要開始修法了。你看哈利波特到了魔法學院,也不是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還是很多人要修理他的,他越厲害別人越要修理他,不過這是嫉妒心的緣故。

上師是為了幫助弟子的緣故,不管表面上他的手法是合理或者不合理,他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幫助你獲證菩提得到解脫。但是像我這樣的懦夫,沒有勇氣告訴各位真相,所以只能隨順眾生:「哎呀,你今天已經很不錯了,在你這個狀況之中能夠這樣子好好的努力,那就再繼續努力往前邁進吧」。因為大多數的有情眾生是不堪磨練的,講幾句重話他明天就不來了-你在講啥!誰理你呀!

上師雖然在勝義上絕對不是一個偶像,但是很多人把他當做偶像崇拜而不自知,這也是我們自己的偏執所致。所以像某位仁波切治他弟子偏執的辦法就很簡單,他有一個外國的女弟子,嘴巴上說好想修行,其實非常喜歡他,一直粘著他。這位仁波切說,很好,那妳開始做四加行,四加行就要有皈依境,仁波切就規定她要在廁所里對著馬桶做大禮拜。那外國的廁所很豪華,空間絕對夠。這就是對治我執的辦法,克服你對上師的執著。

有個譬喻,黃金的本性就是金,當我們把它打造成一個佛像的時候,就對著他頂禮膜拜,真是殊勝得不得了;但是你把一塊黃金打造成一個馬桶的時候,雖然他是黃金的,你還是覺得他是臭穢的,是低下的,是骯髒的,但黃金的本質沒有任何改變,那只是我們自己的分別心而已。

所以才說厲害的上師絕對能把弟子整的七葷八素的,讓你投訴無門。但是這裡面很難去分辨,你只有靠你的善緣跟信心,看你遇到的是好的老師還是不好的老師,如果是不好的老師,那只能說明是你在還債吧,就必須經歷過這些。佛教裡面講的信心,一定要去檢閱審視上師,然後產生信心,但產生信心之後就不要再去審視和檢驗了。而不要一開始產生信心,之後再開始審視檢驗,然後發現:「我的天吶,我大錯特錯了,這下該怎麼辦?」如果你遇到的是一個不具德的老師,或者他根本就不是一個合格的老師的話,那根本就不存在要不要退場的問題,因為你們的合約是不合法的,所以根本沒有要不要履行的問題。如果他是一個不好的老師,當你發現了,離開就好了。但如果他是一個好的老師,只是現在不適合你,那你就保持敬意,不要批評說一些不好的事情給自己造業障,優雅地離開就好了。